2018-01-07

冷風中的乞人

在炸彈氣旋的轟炸下,原應溫暖的南方小城,今天清晨也跌進了華氏個位數的冷冬,打破了過去八十年來的紀錄。

天冷歸天冷,我們每天要到大型超市走路做運動的日課仍然要執行的。挨到了上午十一點左右,確定室外氣溫上升到華氏二十多度,才小心翼翼地開車出門。

剛下高速公路還沒進入市區道路,在環道口看到一位站在路邊等著討錢的乞人。因為天冷加上風大的關係,他不住地跺腳,間或還把拳曲的手指放到胸口衣前摩擦取暖。

「你看那個人,這麼冷的天氣還站在交流道出口等人家給他一點錢。」我對著乞人的方向努努嘴,和坐在旁邊的老婆說。
「臉都凍青了。」我又接著說。
老婆看了一眼,一面打開皮包拿錢一面對我說,「停一下車,我要給他一點錢。」


一向以來,我都不讚成拿錢捐助街頭的流浪人仕。
我的看法是,他們年青力壯,他們行動沒有困難,他們沒有語言的障礙,他們是在這個社會國家受教育成長起來的,他們找起工作來比我這種外國人要容易得多了。我主觀的認為,拿我成日在老美歧視的壓力下拼死拼活辛苦賺來的錢去支助他們,對我一向勤奮的付出是一種欺凌。

老婆當然清楚我的看法,但是今天她很不尋常地堅持自己的做法,一定要給這人一點錢。非但如此,她甚至很大方地拿了十塊錢給我,要我給那位冷風中的乞人。


隔著車窗,我向他召召手。乞者楞了一下立刻向我的車子小跑過來。
他的腳大概被凍木了,雖然用的是小跑,但腳步卻是顛簸不堪,走起來歪歪斜斜的。
我打開車窗把錢遞給他。乞者原是伸向前方的手,驟然懸在空中沒有再伸過來。他用懷疑的眼神看看坐在副駕駛座上的老婆,又再一次地看向我。
我把錢塞進他的手裡,同時對他說:
「去買一點熱食。」

突然,乞人的眼眶紅了起來,他噙滿了淚水無聲地張了張口,乾澀地說:
「兩個小時.... 兩個小時.... 我...」
有一點不知所措地,我對他笑笑說「日子會變好的。」

輕踩油門,我滑進了前方的車流。在後視鏡裡,我看見那人握著紙幣,跟著我車子行進的方向車轉身子,默默地看我們離去。


「在冷風裡枯站兩個小時沒人理睬,一定很冷」老婆輕輕地說。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