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5

走出花粉過敏的陰影

纏擾我將近二十年的花粉過敏,居然在無意中擺脫。許多朋友都勸我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供給同樣受苦的「病友」們參考。
必須特別強調的是,我所記敘的只是一種減敏方法,只是針對花粉的「過敏」問題以「減敏」為目的。不是治療過敏問題,更非因而不再過敏。有意跟著嚐試的請不要誤會為一種治療方法,或認為可以做為藥物的替代品。
減敏只是讓身體較能忍受花粉侵襲之苦。



2006年的2月28日因鼻瘜肉入院開刀,做夢也沒想到居然成為我這一生最痛苦的一次經歷。
手術後第二天回院復診,醫生交待我每天要兩次用生理食鹽水清洗鼻竇區域以保持傷口清潔。同時一再地叮嚀,儘量不要打噴嚏,如果非要打噴嚏不可,也得要讓氣流從口腔裡出來,否則突然激發的力量,會把傷口繃裂進而造成大出血。當他知道我的工作要經常出差時,又加了一條,交待我在兩個月以內也不能搭乘飛機,免得高空氣壓不足造成鼻竇傷口重新出血。
醫生唯恐嚇我不死,還特別告訴我說,一般的醫院對鼻竇區域的大出血沒有太多的經驗,很多急救處理不善的病人都是被自己流出來的血嗆死的。

雖然以前也病過痛過但從來沒有動過手術,也從來不知道身體受到外來侵害是這麼地痛苦。新結傷口的抽搐、止痛藥物的過敏、消痰藥物的反應....在在都糾結得讓我無法乎視,也把我這個平素無病可生的嚇得乖乖聽話,老老實實地每天用生理食鹽水清理鼻竇,以免加增不適與痛苦。

學藥劑的兒子打電話建議我多吃含有益生菌(probiotic)類的食品。
他的道理倒也簡單:所謂的消痰藥的運用就和打仗一般,殺敵一萬自損八千;消痰藥在殺菌的同時,身體裡好的細菌也同時被殺掉了。補充酵母菌等對身體有益的細菌,好過讓有害的細菌趁機進駐佔領。

說來也是因緣合和,幾天下來的藥物反應和身體違和的不適經驗,讓我充份認識到身體健康的重要,也實在懷念原先健康時期的舒坦滋味。加以服用消痰藥的關係,胃裡始終覺得飽飽脹脹的吃不進食物。但自己又十分清楚,開刀手術以後一定要部充相當的蛋白質身體才能適當地恢復。如今兒子的主意正好讓我重新評估自己養病期間的飲食。

雖然坊間所賣含有益生菌的食品很多,可茲信賴的則絕無僅有,只有自己做一條路。
說到自己能做含益生菌的食物林林總總地倒也不少,包括:泡菜、yogurt、味噌、酒釀、醋、酸白菜 ....等。但是仔細計量下來,做味噌要幾個月的時間,酸白菜要三到四個禮拜,泡菜至少要7-10天,酒釀、醋等雖有現成的,但有酒精成份也不能拿來當飯吃。
事實上除了 yogurt 以外,那一個都不能拿來當飯吃;也除了 yogurt 那一個都得花些時日才能做得出來。Yogurt 裡有足夠的蛋白質不算,材料(牛奶)來源十分簡便、價格便宜、製作簡單,只要掌握得宜,3-4 小時就做成了。所以我就瞄準 yogurt 做為我的「進補」食品。養病期間我就每天吃一大碗自製的 yogurt 俾得以同時補充蛋白質和乳酸菌(益生菌)。


當時序進入四月份看到老婆開始有花粉過敏的現象出現時,讓我心頭不由地一緊。醫生的交待言猶在耳,加以鼻竇裡的血痂還沒掉落代表傷口還沒長好,如果花粉引起連連噴嚏... 想必死狀甚慘。
當我把心中的疑慮向耳鼻喉醫師提起,醫生說只要依他的囑咐,天天清洗鼻竇,每天並且在鼻竇裡加噴一次幫助消腫的藥,問題應該不大;如果真的感到不對勁了,再來看他開藥、吃藥不遲,現在只管好好休息多保養體力,以求儘快恢復。
「一定要每天洗鼻子,噴消腫藥」臨離開前醫生再度譈譈之交待。
懷著一顆忐忑的心按規定每天早晚徹底把鼻竇沖洗乾淨,並噴一次消腫藥。自己則除了補充必須的營養,也按以往花粉期的應對方法,保暖、多事休息以保養體力,少在室外逗留。就這麼胡裡胡塗、平安無事地到了夏天。


美國人說「三個星期就可以養成一個習慣」。自從開刀以後我吃 yogurt 成習不算,也同時「開發」出不少中式吃法,等我恢復上班以後,索性就改拿 yogurt 當早餐,而用生理食鹽水洗鼻竇的方法,也因傷口仍有腫脹而沒有間斷。到中國大陸出差,路經幾個空氣汙染嚴重的城市,同行的其他人仕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呼吸道或呼吸器官不適的現象,我則沾了每天清洗鼻竇的光,沒有任何不適之感。

第二年花粉期開始時,發現自己機乎沒有什麼特別花粉過敏的徵兆,到花粉最盛的時期,才開始感到眼角有一點發癢或喉頭有一點毛扎扎的,那時老婆早已是眼淚汪汪、噴嚏連連了。

陪老婆去看家庭醫生時,醫生十分意外地「發現」我所練就的「金剛不動」境界,當他知道我什麼藥都沒吃以後,更是驚訝得顧不得候診室裡排隊的病人,立刻放下身段不恥向我下問。於是我就一五一十地從劀鼻子開始,把整個的治療經過和過去一年半以來的各種現免說給醫生聽。醫生也很上道地適時打岔,多問個幾句以滿足我的虛榮心。

醫生聽完敘述以後,沈吟了一下告訴我說,我之所以沒有花粉過敏的現象,並非不再過敏,而只是我的過敏反應是在身體能抗拒、處理的範圍內。
一般人的過敏現象嚴重,通常是因為花粉留存在鼻竇裡,病源沒有除掉,吃藥只是壓抑身體做出反應,所以才變成藥愈吃愈強,過敏也愈來愈嚴重的現象。
身體有過敏反應,就要想辦法減敏。清洗鼻竇的做法,可以把沾黏在鼻竇裡的花粉洗掉,這是再好不過的減敏方法。站在這樣的基礎上,身體如果仍然反應出過敏現象,施用減敏藥物才能有效地發揮作用。
酵母菌等益生菌對過敏問題的確有正面的助益,但不是短短一兩個月就可以產生效果。我去年所使用的消腫噴劑,在鼻竇塗佈了一層薄膜,進一步減低了鼻竇對花粉的敏感,所以過敏現象才沒有反應在我身上。
如今因為我長時間的服食有益菌,相信對身體抗拒過敏已開始產生效果。但學界對這個方面的運用還處於開發階段,加以酵母乳酸菌不容易存留在腸道,必須時時補充,目前尚無成熟的醫療的手段。暫時仍不適合以處方的方式推荐給病患。

醫生先是否定了我這一切的「努力成果」,之後話鋒一轉,又告訴我說,這個方法不能治療花粉過敏,但絕對可以有效地把過敏現象減到可以抗預、控制的地步。他不但鼓勵我繼續清洗鼻竇,也勸告正在犯過敏的內人也立刻學習採用這個減敏的做法。再配合以他所開立的藥方,相信在數天的時間裡,就不再為花粉過敏而苦。

再去拜訪醫生時,發現診所裡新掛了賣洗鼻竇用的食鹽水公司的廣告,並且有專人教導花粉過敏的病人,如何正確使用生理食鹽水清洗鼻竇裡的花粉,同時鼓勵病人常常吃一點 yogurt 或酒釀等含酵母菌的食物幫助身體減敏。


既然有醫生「鼓勵」,而且還拿我的方法來增加「業務」來源,我當然願意把這個方法免費介紹給我的朋友們。但是說也奇怪,有些人用得很有效,而同樣的方法換一些人運用起來,總覺得著不上力。到了今年我開始對釀酒發生興趣以後,利用許多空閒時間在網上蒐羅資料當中,才開始把問題的範圍縮小。

到目前為止,我初步的結論是,清洗鼻竇把循呼吸而引進、黏附的花粉清除掉是第一步,也是減敏方法裡最重要的部份。
服用益生菌讓有益生菌「進駐」體內,以增進免疫抗體的觀念和方法都是正確的。但對於含益生菌食物的選擇和補充,則有莫大的空間。

首先看一看一般居家可得含益生菌(酵母菌)的食物(請注意我說的是食「物」不是外面商場裡可購得的食「品」),包括了:醋、泡菜、味噌、yogurt、酒釀.... 等等。
由於這一類的益生菌不能常駐在腸道,必須經常補充才能得到益生菌的幫助。為了迅速補充進而助益身體,每天約需服用一次,而且要近乎一頓飯的份量才行(也許我吃多了^_^)。可想而知,我們沒有辦法把醋當飯吃,沒有辦法把泡菜當飯吃。只有味噌、酒釀勉強可以拿來做在食物裡吃,或拿 yogurt 來代替、輔助主食。
但是酵母菌同時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特性:大部份的酵母菌在攝氏37以上就停止生長(出芽),到了攝氏50度的時候就開始死亡,當臨到攝氏105度時酵母細胞就完全解體(disintegrate)了。
換句話說,食物裡有再多的益生菌也沒用,只要被煮過就全部死翹翹了。
可能這就解釋了為什麼許多人試著攝取益生菌但效果不顯著的原因。反之,我則是想一石三鳥,在補充益生菌的同時又補充蛋白質,還想省時省力,選擇自製 yogurt 來持續服用了一段時期,以至收到了攝取益生菌(酵母菌)的利益。

就這麼歪打正著地,我走出了花粉過敏的陰影。


~~~~~~~~~~~~~~~~~~~~~~~~~~~~~~
【附錄】
從介紹自己對治花粉過敏的經歷來說,這篇文章寫到這兒就該結束了。
可以想像的,一定有人會對清洗鼻竇的生理食鹽水和清洗的方法會有興趣,進而生出不少問題,甚至也會有人想知道怎麼做 yogurt. 如果留到回應欄裡回應,萬一回應多了,後來的人會找回應找到煩。所以索性一併當附錄寫在文後。

清洗鼻竇用的生理食鹽水:
耳鼻喉醫生介紹我用的是 NeilMed 的Sinus Rinse Nasal Wash 它的網址為:
http://www.neilmed.com/usa/sinusrinse.php
網站上有短片可以參考。如果你不是住在美國,只要在住地找到可達到類似目的的東西都可以。用一般的自來水清洗的效果完全相同,只是鼻黏膜區會有剌痛感,生理食鹽水則無。

建議採用圖片上有個半透明塑膠瓶的那種清洗工具。第一次買要買 Regular Kit 裡面有50包生理食鹽和一個洗鼻竇用的瓶子。
短片裡教導使用人用微波爐來預熱成溫水的這一段,我不以為然。認為塑膠材料遇到熱會釋放出毒質來,於健康有慮。
另外,短片裡表演的人在清洗鼻竇時站得挺直的。這一點我也不以為然。
我的經驗是,站得太直,擠進鼻竇裡的鹽水會沖到喉頭,一不小心就會嗆到。伏身彎腰 使臉部與地面平行的姿勢可以有效地避免這個問題,而且可以清洗得更乾淨。
請仔細看完使用說明,然後開始學著用(別等到開始癢了才學)。這個學習的程序會要一個禮拜到三個禮拜,看人的學習能力(指身體的體會)而定。
如果有什麼一定要注意的就是,在使用當中一定要低頭張嘴。低頭是指把頭伏下,臉和地面平行為準。張嘴是指在使用當中,一定要把嘴巴張開,如此灌入鼻竇裡的食鹽水不致於湧到耳道裡去。但如鼻竇已開始腫脹才開始練習就很難「體」「會」了。

此外,雖然說明書上教導使用人在沖洗時鹽水要從另一邊鼻孔出來(左邊鼻孔進右邊鼻孔出,或右進左出),但初始練習使用的常會不習慣而駭怕,甚至因為還不懂得體會鹽水所到的位置,而產生把鹽水送到耳道的意外。我的經驗是,開始時,不妨讓鹽水在同一邊出入(左邊進左邊出,反之亦然),等自己的身體習慣了,懂得分辨了,再用橫貫而出的方法來清洗。
在逢到初遭感染感冒,鼻竇開始腫大時,鹽水不容易交錯進出,這同一邊出入的方法,就非常有用,值得初試者學用。

平日經常清洗鼻竇還有一些別的利益,我個人的體會是,比較不易受到感冒的侵襲,那怕你已經稍微有些不舒服了,及時用溫水清洗鼻竇仍然可以有想當的幫助。我的經驗是,只要清洗出鼻涕來,就代表身體有什麼地方不對,要開始注意自己的起居飲食以免生病。
在為我開刀的那位醫師診所裡工作的每一位小姐都有每天清洗鼻竇的習慣。有一位和我比較熟的小姐告訴我,自從學會清洗鼻竇四五年來,從沒有為感冒這一類的流行病煩惱過。


再來就是攝取益生菌的問題。
必須強調的是,吃益生菌可以幫助體質的改變進而對花粉過敏問題有較顯著的改善。但問題消失了,仍應繼續攝取益生菌,否則花粉問題仍有可能「回頭」。總之,這是個長遠問題,值得花一點時間從改變攝食習慣著手。
醫學界早就開始針對益生菌對人體的關係做研究。網路上這一類的資料多得可以讓你看成鬥雞眼。有興趣的不妨用 probiotic 或 yeast 為蒐索關鍵字來著手。

文前說到很多含有益生菌的食物都可以自己做,而且絕大部份都很好做也很好吃。有興趣自己在家裡做沒有添加劑的 yogurt 的,請參考我在 2005 年的舊作



~~~~~~~~~~~~

聽到隔壁 cubicle 同事開始噴嚏連連,提醒我得快快把這一篇對治花粉過敏的經驗貼出才行。
但這裡頭有許多在「身體力行」當中會產生偏差的 bugs 在裡面。如果要面面俱到,再三個月也不夠寫。唯一的辦法就是先斬後奏,先把經過貼上來,有興趣試用,而且在試用當中有疑問的,請把各自的問題回應上來,我再試著綜合自己的經驗來回覆。
我不是醫生,當然不能以專業的知識立場來處理這每年煩惱數億人的問題。更不能說用在自己身上有效的方法,就是解決問題的方案。充其量只是眾多輔助治療手段裡的一種而已。
最重要的,你仍必須要聽取你的醫師的指導才是。

網友提供的另一位服用益生菌對治過敏的經驗http://www.wretch.cc/blog/jeremy0206/15430725

2 comments:

web said...

主夫大哥;

在找尋homemake mile kefir 無意到了這個站
http://users.chariot.net.au/~dna/
一個很用心的站,聯結處處是資訊,跟您分享.

Jocelyn said...

主夫大哥,

沒錯耶, 我家也是 只要有喉嚨痛 或是 喉嚨卡痰 (大概是鼻涕倒流) 我就會洗鼻子. 我是用 這個牌子的: http://www.rhinocare.com.tw/
洗鼻鹽是自己配的: 100g的溫水配 1g的鹽 配 0.5g的 Baking Soda, 偶爾會加一滴 蜂膠. 一次洗 300g 的水.

至於優格, 我是用鮮奶 + 優格粉. 以下是我的做法, 但是怎麼都不會酸啊? 我用大同電鍋做的喔, 10-12Hr. 將鮮奶 放入內鍋 再放到電鍋內, 外鍋不要放水 按 煮飯. 此時可將鮮奶加溫到約 38度C, 再加入 優格粉 攪拌均勻, 蓋上內鍋蓋 及 電鍋蓋. 再按 保溫. 那過了約10 -12hr 就有溫熱的優格可以吃了. 我都是晚上做, 早上吃. 且 溫的好好吃喔.

以上與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