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3-21

醉茶 與 茶食

知道嗎,在俄國,監獄裡的犯人是不準喝茶的。如果有人喝茶被抓到,視同服用毒品一般處理。

為什麼?

因為俄國監獄的犯人把茶泡得很濃很濃來喝,喝後就和吸毒後 high 的感覺類似。


很多人以為只有喝酒會醉,不知道喝茶也會有類似醉酒的感覺,這就是所謂的「醉茶」。

既名為醉茶,就代表喝茶的方法不恰當,會和喝醉酒的一些症狀雷同。我沒有 high 過,但是從俄國監獄的規定,不難發現這醉茶的感覺,就和服用毒品後 high 的感覺差不多。

在台灣時,常常有喝茶的機會,也有過兩三次醉茶的經驗。事後檢討發現,大多是茶喝得太濃太多不算,加上空腹所致。所以我的結論是:

防杜醉茶唯一的辦法就是不要空腹飲茶。


說喝茶時吃一點東西,就談到「茶食」了。

一些愛研究品茶的專家說,「喝什麼茶配什麼茶食,其實是很主觀的」。

的確,什麼茶配什麼好吃,完全是各人各自主觀的覺受問題。但是茶食配得好,可使飲者身體舒適,又享飲茶樂趣;反之,茶食味濃喧賓奪主地搶了茶的本味也就算了。更有甚者,搭配不當的茶食,還會直接間接的帶出一些日後的毛病,這就不可不擔點兒心思,做些防範了。

《本草綱目》上說:『飲之宜熱,冷則聚痰。』
『空心飲茶入鹽,直入腎經,且冷脾胃,乃引賊入室。』
『大渴及酒後飲茶,水入腎經,令人腰腳膀胱冷痛,兼患水腫癴痺諸疾。』
『與榧同食,令人身重』榧,榧樹的種實,形如橄欖,肉在殼內,可以製油,炒亦芳香可食。
『服威靈仙,土茯苓者,忌。』

從上述藥書裡臚列的諸些飲茶當中應當注意,免遭致病的內容來分辨,那一類型的茶食好壞,彰明昭著矣。

個人主張,舉凡有鹽或味晶的點心,不宜做為茶食,配著茶一起喝。
鹽走腎經,所造成的毛病請自詳上述。我加上含有味晶的食品,是因為從味晶的化學成份來看,是鈉鹽,效果和鹽一樣,甚至更壞。

現在坊間所賣的食品,多少都加了些「味道」。為了健康不空腹飲茶而進些茶食,反而遭些沒有預料的毛病,實非本懷。個人幾經「體會」之後發現,拿水果類的食品做茶食點心,可能負作用最少,效果最著。當然,這又得談到水果本身的香味、甜味會不會搶走茶的美味了。這,就是各人主觀選擇的問題了。


走筆至此,想起多年前於夏之秋之際,旅訪尼泊爾的一次特別經歷。
在尼泊爾拜訪到一位闊別多年的師兄,他鄉遇故知,其喜可知。這位師兄就很大方地拿出珍藏多年的多種好客召待我,兩人從上午聊到晡時,因為茶喝得多了,其間雖曾進食,也因時久而無多大作用,就想到找一些零嘴佐茶。

我向師兄提到藥書上談喝茶時應注意的要點,師兄略作沈吟,突地一拍大腿說:「你吃過大黃瓜嗎?」
... 當然吃過。
「今天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大黃瓜。」

師兄當即領我走出門到外面市集邊,找了個賣水果的小販。著他開了條新的西瓜剖了半個捧回家來。

路上我實在忍不住問:「你怎麼買個白西瓜?為什麼不挑紅一點的呢?」

師兄告訴我,這是尼泊爾特產的大黃瓜。它的體型和個小西瓜差不多大,可是肉質豐厚細膩,非其他地區的大黃瓜可與比擬。而瓜仔則和別地的大黃瓜的仔等量。

等我們回家分著吃後,才真的見識到什麼叫大黃瓜。

也才真正發現,佐茶茶食,淡味水果第一。

1 comment:

fu said...

這一篇貼的很好,讓我聯想起菜根譚裏的話:
[釀肥辛甘非真味,真味只是淡]